http://www.shamsalarab.com

王思聪娱乐帝国困局:估值50亿熊猫直播破产牵手

  近半年来,王思聪一直过得不如意,除了7000万的股权被冻结之外,其一手打造,估值50亿的熊猫直播也于今年3月宣告关张。

  香蕉文化注册资本高达一亿元,是王思聪的泛娱乐产业中十分重要的环节。2015年6月,他创办了香蕉文化,旗下包含香蕉体育、香蕉影视、香蕉游戏,开始布局自己包含电子游戏、娱乐演出、体育、影视的“全产业链、泛娱乐生态”版图。

  几年来,香蕉文化签约了韩国宅男女神组合T-ara和EXID,通过Trainee18项目和各大综艺成功推出林彦俊、尤长靖、傅菁等知名艺人,并创办了韩国分公司。在影视领域,王思聪投资630万元启动了“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和“新编剧圆梦计划“,旨在从源头上助力中国电影产业发展。

  根据各个影视公司与娱乐公司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表,超过七成的影视公司表现堪忧,乐华、哇唧唧哇等业界较有名气的娱乐公司的经营状况也低于预期。

  今年一月起,香蕉计划音乐、香蕉计划演出经纪两家公司的监事从王思聪变更为孙寅,法定代表人由高翔变更为徐翌轩;2019年2月,香蕉计划演艺法定代表人由高翔变为徐翌轩。或许王思聪的近7000万股权被冻结意味着香蕉计划即将成为他的“弃子”,截止到目前为止王思聪并未对此作出任何回应。

  2015年9月,王思聪在微博宣布“PandaTV”游戏直播平台将上线月上线天时间,注册用户就突破50万人。2016年,熊猫直播拿到了A轮融资6.5亿元,次年获得了10亿元的B轮融资,这是熊猫直播最辉煌的时期。此前,熊猫直播的估值达到了50亿元。

  尽管王思聪旗下的企业总是给人“不差钱”的感觉,但2017年5月的融资后,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在过去两年时间中不断尝试,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投资方和多种方案,但最终未能解决资金缺口。这是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兼COO张菊元在2019年3月7日的内部告别信中提到的熊猫无法继续支撑的原因。

  2019年3月8日,熊猫直播官方微博发出了一只熊猫挥手的背影,配字写着”bye”,正式宣告了这个曾经辉煌一时、日活几百万、月流水数千万的的直播平台破产倒闭,也意味着此前融资而来的至少十多亿资金被烧得一干二净。这是王思聪在直播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最后却潦草收尾。

  在创办熊猫直播之前,王思聪就因为收购IG战队的前身电竞俱乐部CCM在游戏业创出了一片天地。近年来电竞与直播平台已经成为了相辅相成的关系,IG做为王思聪旗下战队一直给熊猫带来极高的流量和盈利。2018年,IG俱乐部在韩国仁川拿下了中国俱乐部史上第一个LPL联赛冠军,更是风头十足。尽管如此,IG的胜利依然没能拯救熊猫的倒下。

  2009年12月,刚刚大学毕业的王思聪注册了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普思”)。普思首席运营官何志坚提到,除了从王健林那里拿到的5亿元创始资金,“每年都会有2亿元左右的钱打进来,而且从来不会抽走,资金可以循环利用,只会越来越多”。

  普思有12名成员,成立以来总共投资了82次,且多次与大投资机构合投,极少出错,如今普思的资本已经从5亿翻了十几倍。今年上半年,普思投资了Vitavp电子烟,并计划推出与王思聪旗下IG俱乐部推出联名电子烟,除此之外,普思今年还投资了乐乐茶、毒APP等项目,总投资金额超过6亿元人民币。

  打开普思官网的投资案例,不得不提到王思聪的“投资败笔”——乐视体育。2015年,普思资本做为万达的跟投方,参与A+轮融资,出资约1.2亿元,并以约2.5亿元接下万达A轮的2亿元投资,合计出资约3.7亿元。

  由于经营不善,2017年,乐视体育亏损31亿元。2018年11月普思资本发起仲裁,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16 万元。现如今,乐视体育已被吊销营业执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