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hamsalarab.com

多国联合申办体育大赛 渐成主流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近期发生在国际体坛关于联合申办或举办世界大赛的消息接踵而至。先是上周东盟轮值主席国泰国总理巴育表示,东盟各国领导人同意共同申办2034年世界杯足球赛。紧接着,在24日召开的国际奥委会第134次全会上,意大利的米兰/科尔蒂纳丹佩佐击败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奥勒,成为2026年冬奥会的举办地。联合办赛似乎成为一种新的趋势。

  自2002年韩日世界杯后,多国办赛已不新鲜。其中,2026年世界杯足球赛主办权花落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这是世界杯有史以来首次由三个国家联合举办。此外,智利、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有意联合申办2030年世界杯足球赛,它们在追梦之路上可能会遭遇葡萄牙/西班牙、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英国/爱尔兰等几个由不同国家所组成的“申办小组”的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东南亚地区联合申办世界杯的提议并非前几天才有。马来西亚的国际足联执委阿都拉早在2017年就表示,马来西亚可以和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一起申办2034年世界杯。在泰国总理巴育表态的前1天,泰国外长就表示,从现在起的15年内,东盟10国有机会打败亚洲最大的潜在竞争者中国,赢得2034年世界杯主办权是“能够做到的事”。

  奥运会层面,有的国家也是“照方抓药”,韩国与朝鲜共同申办2032年夏季奥运会已被两国政府提到重要议事日程。韩国《东亚日报》曾直言,国际奥委会向来注重通过体育增进和平,因此对于在韩朝两国同时举行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一定会全力支持。

  造成联合办赛风流行的原因多种多样,这包括适应扩大的赛事规模、降低办赛成本、某些政治考量等。

  人民日报高级记者汪大昭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以世界杯来说,2026年世界杯扩军到48支球队,比赛场次增加至80场,这基本不是单独一个国家能够承受的,因为这不仅是多建几块场地的问题,而且还包括更多的球迷和参赛球队更多的奔波。这些麻烦使得国际足联向会员协会明确提出,提倡多国合办。

  汪大昭表示,对冬季奥运会来说,从来都要考虑冰雪之间的“矛盾”问题。室内冰场通常要建在发达城市,滑雪项目则需要安排在有山有雪但又不是太冷的地方,而这周边不见得有适合修建冰场的城市。所以两地合办冬奥并不新鲜。

  这些年,经济因素越发成为申办国面临的一道门槛。在此推动下,申办国资金支持度和民众支持度的重要性也日益凸显。此次,米兰/科尔蒂纳丹佩佐能笑到最后,就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

  法新社25日撰文称,在2026年冬奥申办的道路上,加拿大卡尔加里、奥地利格拉茨、日本札幌和瑞士锡永等城市陆续弃权,主要是担心成本或缺乏民众支持。斯德哥尔摩/奥勒在投票的几个月前似乎已经失去竞争力,原因是政府缺乏资金承诺。相比之下,在罗马试图拿到2024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权未果后,意大利奥委会主席乔瓦尼马拉戈设法取得政治和经济支持。意大利此次申办联合该国最富有的两个地区伦巴第(米兰)和威尼托(科尔蒂纳丹佩佐)。

  联合办赛能带来一些“单打独斗”不具备的好处。汪大昭表示,2007年的亚洲杯足球赛首次由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及越南四国合办。这种由一定区域内相邻国家联合办赛,积极作用还是很大的。除了这四个东道主取得相比以往不错的成绩,更大的影响在于该项赛事为推动当地足球交流和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正如每枚硬币都有正反两面,联合申办也会衍生出一些问题。以2002年韩日世界杯为例,国际足联起初把2002年世界杯的名称定为“2002年日本/韩国世界杯”,后在韩国的交涉下,改为最终的“2002年韩国/日本世界杯”。筹办和举办过程中,国际足联虽然极尽折中之能事,但囿于当时韩日之间的关系,双方在办赛的某些环节未能达成合意。

  对于美加墨世界杯,英国广播公司(BBC)曾称,三国16个主办城市中最北边的埃德蒙顿和最南边的墨西哥城之间相距近4820公里,参赛球员的奔波之苦在2026年时将难以避免。

  不过,相比衡量联合办赛的利弊,维护好各国的申办意愿更为重要,这点在奥运会申办上尤为明显。最近两次冬奥申办,都是两个候选者之间的对决。汪大昭表示,申办意愿的降低,有经济方面的原因。赛事赞助商希望在什么地方开拓自己的市场有明显倾向,这会影响国际体育组织选择办赛地点。以后若是一些国家有申办意愿但面临困难,不妨让它们提出来,看国际体育组织能否发动各方给予一定帮助。毕竟奥运等大型赛事不仅仅是谁拿冠军谁夺金牌那么简单,它还是很重要的文化交流,奥林匹克理想还要传递。责编:高鑫戈分享: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